FC2ブログ

從不被寂寞駕馭的人

邊喝牛奶邊打著電腦

家裡空蕩蕩的,很安靜

大家都出門了
我是一個部會被寂寞駕馭的人

我愛死一個人了

聆聽著無聲中的無聲

就會馬上陷入自白日夢堆裡

朋友說, 你會悶出病來

他們都錯了, 我部會悶出病

我只會很享受的用我的大腦來殺人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翻滾吧!蛋炒飯!」 新聞



【聯合報╱記者褚姵君/台北報導】
八大「翻滾吧!蛋炒飯」天天有做菜戲,之前蔥貴得嚇人,劇組要拍攝汪東城快刀剁蔥的鏡頭,後來改用蘿蔔跟豬肉代替。

生性節儉的汪大東每天拍完戲,即使食材已被切得亂七八糟,他還是統統打包回家,絕對不浪費。





10級颱風翻滾汪東城
記者陳慧貞/台北報導

颱風天風大雨大,「大東」汪東城昨天在台北縣三芝海邊拍攝「翻滾吧!蛋炒飯!」,遇上「米塔」10級強風,拿出去的雨傘也擋不了雨,當場開花,這2天,汪東城重感冒,還發燒到39度,淋雨後病情加重,他不禁大喊:「好想有颱風假喔!」

冒風雨拍戲 渴望颱風假

汪東城、卓文萱、「澀會美眉」的小冒風雨拍戲,即使身穿雨衣,撐著雨傘,也完全起不了作用,傘也開花,渾身也溼透,大東精心抓好的頭髮也全毀,因為下雨,砂地也變成泥地,大東說:「凡走過必變成泥人。」他也無法倖免。

「蛋炒飯」中,由於大東戲服多半是背心,昨天颱風氣溫下降,薄薄的背心,加上淋雨,冷得他直打哆嗦,原本就已經感冒的他,發燒、頭痛,渾身沒勁,大東說:「以前唸書好期待颱風假,現在則是希望每天天氣晴,反正一年365天,天天都在工作。」

海邊趕戲 海水淹屋裡

八大偶像劇「翻滾吧!蛋炒飯!」開拍1個月,戲裡,汪東城任職的餐廳,設在三芝一處緊鄰海邊的房舍,只是臨海天氣變化大,只要遇上下雨天就停拍,於是全劇拍拍停停,嚴重耽誤進度。

為了趕戲,昨天即使颱風天,劇組依然趕拍,不料,遇上10級風浪,餐館原本打掉重建的屋牆,也被吹倒,在屋外設的燈架,也被風吹倒,險些砸到人,昨天傍晚時分,風浪更大,海水淹進屋子裡,幸好劇組及時將攝影器材搬離,損失不大。



爸爸

卓文萱-想家




小時後, 我以為爸爸是全世界最高的人
小時後, 我以為爸爸是全世界最壯的人 因為他會讓我把他的手臂當單槓來玩

一直覺的爸爸會魔法因為他從來沒有迷過路
長大之後, 爸爸還是不常跟我們聊天
媽咪說爸爸不擅長表達自己的情感
爸爸部會開口跟我們噓寒問暖的
但是,偶而的一份宵夜都是最溫暖的"我愛你"
搭飛機出國的那天, 爸爸的表情很失落
入境的那一刻, 我看見媽咪哭了
爸爸擁著媽咪在懷裡別過頭試著不看著我走進去
我可以想像飛機起飛時,爸媽難過的表情
爸爸會不哭勇敢的抱著媽咪說: 女兒在國外會過的很好的,不要擔心
電話那頭的聲音明明就在耳邊, 我們卻離的好遠
"有沒有好好讀書阿?"
"部要到處亂跑"
"晚上要多穿衣服"

每天最期待的電話聲打破了可怕的寧靜
爸爸頭髮變白了
在我回家看見熟悉的家門, 我沒有哭,只有懷念

爸爸的一句:回來了, 回來就好
我偷偷的哭了

飛輪海正式進軍日本樂壇





24.11.2007

飛輪海正式進軍日本樂壇
2500歌迷到場支持偶像

飛輪海赴日宣傳 櫻花妹瘋狂
更新日期:2007/11/26 07:10 記者江芷稜/綜合報導
不讓F4專美於前,偶像人氣團體飛輪海24日在日本首度亮相,大秀日語和日文歌,令2500位櫻花妹為之瘋狂。

飛輪海此行是為了宣傳專輯與寫真書,特地將歌曲「我有我的Young」配上日文詞,加錄一首日文單曲,討粉絲歡心。4個男生猛練日文,果然上陣打招呼時,日文說得都很溜。看到這麼多粉絲前來支持,「大東」汪東城感到很驚喜,辰亦儒則誇讚日本美眉「卡哇伊」,引起台下一陣尖叫。感性的炎亞綸想到出道至今的成長,眼泛淚光向歌迷道謝,現場十分溫馨。

汪東城一度忘詞,跳下舞台跟歌迷借歌詞本,緊張地拿小抄演唱,日本粉絲也很捧場,特製許多有飛輪海肖像的扇子,隨歌聲揮舞。「日本體育報」還以「台灣No.1」的封號稱呼飛輪海。





飛輪海 -小小大人物MV




飛輪海 -小小大人物MV

左右邊





仰頭看著指標 "往右"
我偏偏要往左
想要向全世界說著: 不要試著控制我的人生

大人在右邊用狂妄的指著我大笑
笑我的愚蠢
笑我的自我
笑我的無知

左邊什麼都沒有
看不見盡頭的長長道路
一個人也沒有
我想我會就這樣孤獨的自己一人走下去吧?

走走停停
累了, 我跟自己講話
睏了, 我跟自己道晚安

盡頭就在不遠處
怎麼...
怎麼好像永遠都走不到

身邊有個聲音告訴我, 你,還是走錯邊了


妹妹

最近妹妹猛往她男友的住處跑
我跟小米都不知道她到底還住不住在這裡 (笑)
當然, 我是有一點不平衡的
因為我們很親密, 親密到在學校無聊時第一個打電話的總是對方
我們很了解彼此, 知道什麼時候對方的心情在下雨
她曾漫怨因為小米, 我們有距離了
現在卻是我在吃悶醋...
但是, 剛剛跟妹在電話裡聊完天, 心情大好
我們或許現階段男朋友都是最重要的
不過, 在心底深處, 我們兩個在對方的地位是無人可以取代的

down漾般的心情

一杯咖啡, 筆在我手裡
我想畫什麼, 我在想什麼
自己都不是很了解 (笑)

"就保持這樣子吧" 有人說著
"永遠就這樣笑著"
我愣著思索這番話

畫筆還是沒有勾勒出我要的畫面
咖啡卻空了 哈哈...
也很不小心的在紙上灑了一滴
也很不小心的毀了我想要的想像



不爽中
想到, 並沒有終極一家的續集...心情就很down..
那一堆死小孩給我記住!! ...幹麻沒事亂編故事, 還搞的像是正式新聞一樣

北海鱈魚香絲

今天天氣轉涼了
這個禮拜... 氣溫一直在開我們玩笑
一會80幾度, 一會70度
套一句米爺的話, "make up your mind, Texas!!"




前陣子, 跟妹妹突然的很突然的想起小時後的廣告歌曲
"北海, 北海, 鱈魚香絲, 香絲夠;味"
哈 我還記得是任賢齊主演的...
真懷念

東與哲 的同人 MV

押‧‧‧ 最近好多人把汪東城跟唐宇哲的照片或是影片製作成同人MV
>///< 看久了,怎麼覺得他們兩個還滿配的? 哈
有很多人, 也很有想像力的不僅把照片剪成MV, 還編排成愛情故事




而這支就是有故事情節的




看完自己都會害羞, 哈哈
要是他們兩個真的有什麼, 我想我會舉雙手贊成 (笑)
真希望"翻滾吧! 蛋炒飯" 快播出!!

【刺青】





剛看完 "刺青"。 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我就像看到兩個自己, 坐在一起觀賞這齣劇
是不是寂寞的人, 總會掉入自己編造的幻想裡?


Matthew stop the staring!!

I have a histroy in-class essay exam about Cherokee Removal tomorrow. Why.. Jusy WHY>_< Jesus Christ.. do I need to know it for my career in the future?

Matt sneaks in my blog and accuses me writing something mean about him -_- Totally sir.. totally..
My Dear BF, this will be my first Journal writen in English and also will be the last one as well.
"special for ya" hah

20071106-中視夜線新聞-星光幫成員合唱背叛




宥嘉 真可愛 XD
很期待楊宗緯的出現, 聽到他的合約問題終於告一段落, 也要出專輯的消息
真的很讓人振奮!!
最近,很常聽到有人用一句話來形容他: 被上帝親吻過的聲音 (笑)

鬥牛要不要





期待中
一定會是一部很讚的偶像劇

大東 vs 米大爺

好啦...有沒有那麼的氣 >_< 不看就不看嘛...
米大爺已經爆發了 (泣)
我覺得我已經沒在看大東的東西啦, 只是剛剛"不小心"按到了
都看你看了六年.. 不會膩, 可是會痠~ 哈哈哈哈哈 還滿好笑的
"you start pissing me off, stop staring at that fucking guy"
...米爺,有必要對一個"偶像"吃醋嗎?

誰來評評理-_-!

純純的愛戀

長大了,就會不時的回想到小時候的時光 (笑)
昨天突然的想到國中時, 真的很不懂什麼是愛情 哈哈
懵懵懂懂的, 或許很喜歡對方
那種純純的愛戀, 我想我在也找不回來了吧!
當時,國中安排座位,都是抽籤決定
當時,也跟班上的人不熟
一但決定了座位, 就知道你往後的三年,是要跟誰一起生活了 哈
我永遠記得, 我當時是被包圍的狀況...我的前後左右全部是男孩子..
我記得, 我有向老師提議..可否換位置.. 答案當然是:(

我討厭男生...因為就是討厭!
拉頭髮是我最恨的一點.. 借的東西永遠不會還
上課永遠不專心..比女生還聒噪! 偏偏作我旁邊的全都是那些愛搞怪的
勞動服務永遠也是那幾個.. 或許他們知道我要讀書, :) 偶而還是會識相的閉嘴一陣子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班上開始有一些八卦
"小朵, 你知道嗎? 高 君喜歡你ㄝ!!"
"..."
我死都不會相信,因為坐在我左邊的高 君, 就是那個最愛欺付我的男生!
我當作什麼都沒聽見 :)

某天, 高 君在快放學時, 猛然的拉住我的手放到他臉前問說
"幾點了?"
這時,我身旁的男生就很吃味的說" 有必要抓著人家的手問嗎?"
高 君後來跟我說, 江 君其實喜歡我
"@_@" 我不記得我又跟他們太多的互動, 男生的世界很難了解
我也不想了解, 他們總會越過我的頭跟彼此講話聊天,即使老師已經生氣了 :)

我還記得, 有一年生日, 江 君跟他第拿了一個音樂盒到我家來
跟我說生日快樂~ 我以為真的只是朋友間的友誼 (笑)
或許我錯過了很多純純的愛戀
因為當時的我, 根本不懂
"交往" 對我來說很遙遠也很難捉摸

回想小時後的事情讓我很滿足 :)
哪天當我老了, 我還是會想起一大堆事情
然後微笑的看著天空

 BLOG TOP